当前位置:主页 > 高端访谈 >

走近非遗传承人刘随军:坚定的守虎人 孤独的守

时间:2018-07-08 13: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国青年网西安9月7日电 (通讯员 潘竹涛 胡冰倩)7月24日,当 浙江大学丹青学园赴陕西西安一带一路社会实践团 走进非遗项目布老虎传承人刘随军的农家小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副

  中国青年网西安9月7日电(通讯员 潘竹涛 胡冰倩)7月24日,当浙江大学丹青学园赴陕西西安一带一路社会实践团走进非遗项目布老虎传承人刘随军的农家小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木制牌匾,走进房门,各式各样的布艺老虎,或小巧可爱,或威武生风,安静地待在两侧的玻璃柜里,栩栩如生,似是有着鲜活的生命。在墙上,是数幅色彩鲜艳的户县农民画,绘画风格鲜明,将农村生活展现地淋漓尽致。柜子侧边挂着木制的手绘社火脸谱,以及木刻后上色的脸谱画。小小一间屋子,竟像一间关中民俗展示馆,浓厚的文化气息充溢着整个屋子。而这些小物件,都出自刘随军之手。

  

刘随军制作的布老虎。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潘竹涛 摄

  博览群艺,精于布虎

  户县向来以民俗画出名,七八十年代曾掀起一股潮流。那时,尚在读小学的刘随军就已对绘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由于农民画不受构图、透视等专业技艺的限制,更多依据的是民间审美观点,全凭想象创作,随心所欲,因此他并没有为此专门拜师去系统地学习,而是独自对着教材临摹,自己进行创作。于他而言,最大的动力便是他对艺术浓厚的兴趣。“我从小就喜欢这些民间的手艺。”因此,户县乡村的各种民俗工艺,他都曾特意接触、学习并创作。从色彩艳丽的木质脸谱,到优雅古朴的木刻牌匾,以及享誉的布艺老虎……通文达艺的刘随军,可以称得上是民俗文化家之一了。

  在谈及民间艺术时,刘随军愉悦地说:“民间的东西一通百通。”数年的农民画学习经历在一定程度上也深刻影响了他的布艺老虎技艺。农民画绚丽多彩,颜色饱满,风格浪漫稚拙,却又热烈活泼。这样的风格与颜色搭配也启发了他的布艺创作:他的布艺老虎颜色鲜亮,喜气吉庆,极具传统农村艺术风采。但两者也并非纯然是一种东西,刘随军说,他们依然是两种风格,前者反应农村生活的全貌,而后者是民间生活的局部。刘随军喜欢这些生机勃勃的民间工艺,但最喜欢并且最专长的,依然是布艺老虎。

  布虎制作,承旧启新

  说起布艺老虎与刘随军的渊源,还是要归于家族传统与民间习俗。关中一带,一直有着外婆给刚出生的孩子赠送布老虎的习俗,人们相信这只小小的瑞兽可以避凶化吉,驱魔除疫,保佑孩子平安成长,制作布老虎也是户县一带家家户户妇女们的必备技能,祖祖辈辈相传。对于刘随军而言,布老虎的手艺并非刻意拜师学习得来的,而是耳濡目染,从小给家里母亲帮忙时,就在无形中掌握的。后来,村里人迫于生计渐渐不去做了,以布老虎为职业的,只剩了刘随军一家。下料、画花样、裁剪、缝制、装填、整形、装饰、匝项圈、固定眉毛嘴巴位置、再画上虎纹,便是布老虎的制作过程。每一只布老虎,刘刘随军都恪守着一丝不苟的制作流程。他坚信,民间工艺要越传统越好、越原汁原味越好。

  刘随军正在讲述自己的非遗故事。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潘竹涛 摄

  但遵循传统并非一味的守旧。刘随军说,自己要坚持的是民间原生态的风格。在技艺上,他更多的是追求不断改进与革新,实际上是手艺人精益求精的品质。与传统工艺相比,他也做出了不少创新之举。最开始农家的布老虎,统统采用粗布为原料,为了达到更加美观的效果,刘随军把原料从粗布改成了金丝绒,手感柔软,颜色也更鲜亮;老一辈的人采用墨汁画虎身上的黑色虎纹,可是到了夏天如果手心有汗,碰到墨汁虎纹,会掉色在手上,他就选用了不宜掉色、更为持久的丙烯颜料。这样的布艺老虎,外观上没什么大改变,但更为精致、品质更佳。刘随军一生热爱布老虎,于是曾开车去周边各个县城学习借鉴,学习他们的民间工艺特点,取其精华而改进之。八字概括,刘随军想做的即是“不断追求,精益求精”。

  尽管布艺老虎现在依然占据一定份额的消费市场,但刘随军提到,这样的收入完全不足以养家糊口,他们平时依然是以种地为主业,农闲时期用于制作布老虎。一只只小小的布玩偶,对于以巧手匠心赋予它们生命的刘随军来说,他所作的并非经济利益的驱动,而纯粹是出于对民俗的热爱与坚持。

 

 刘随军与部分实践团成员合影。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潘竹涛 摄

  “虎生浩气遂君意,德载洁风是本心”,就像刘随军院门上的牌匾所言,他以雅洁轻利之心坚守在布艺老虎上,将数代布老虎的威武正气之神传之于世。所谓“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刘随军的坚守与创新,定不会使布艺老虎的手艺流失于历史浪潮之中。